我们的田神父

 

2016-07-12   来自:凤翔教区蹇家滩堂区微信平台

 

 

在我们岐山地区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一辈子不建房的人是有福的,而一辈子多次建房的人是不幸的。把建房同人的命运联系起来,这足以说明建房的艰辛。可是在凤翔教区就有这样一位“不幸的”建房人,他就是田格虎神父,但是他建的不是普通的房子,他建的是耶稣的圣殿。

2007年,田神父初到岐山县鲁班桥下会,便对鲁班桥的教堂进行了装修,这是田神父建堂生涯的开始。其后在短短不到十年时间里,他先后主持修建了雒家庄、苏家坡和县城教堂,被教友们亲切的称为“建堂神父”。

鲁班桥会的教友,大多居住分散,离堂较远,特别是梁窑、雒家庄、神务村的教友进堂望弥散,不仅要翻一条大沟,而且还要走一段羊肠小路,一些老人和孩子进堂望弥撒、朝拜圣体非常不方便。此时,田神父便萌发了在雒家庄修建教堂的想法,神父的这个想法得到了教友们的大力支持。经请示主教后,他立即展开前期的准备工作,他多次和教友们商量、研究,并和两个村民小组协商,几经周折,终于在2007年元月份落实了堂区选址工作。

面对建堂资金的不足及各种困难,神父在讲道中勉励大家,要坚定自己的信仰,共同祈祷,天主会帮助我们的,钱少可以分期建,先建好主体,只要不漏雨、不透风,就有了一个祈祷的场所,就可以在里面做弥撒,剩下的工程等有了钱逐步修建。他号召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田神父除自己想方设法筹集资金外,他还动员自己的父母为雒家庄建堂捐钱,关于神父动员自己父母捐钱的事还有一段小小的插曲。

2009年正月初七,雒家庄教堂举行升十字仪式,在捐款的名单中大家看到一位田姓人的捐款,可大家都不认识这个人,是不是教外的朋友呢?会长便问神父,神父看了名单,笑了笑说:“是我父亲。”

当天参加仪式的人很多,神父的父母大清早赶了70多里路来到雒家庄,弥撒结束后,看到儿子非常忙,不忍心打扰他,也不想给会里添麻烦,饭也没有吃,就悄悄的离开了。

当教友们知道这件事后非常感动,第二天便选派两名教友去看望二位老人,以表歉意,然而神父的母亲却说:“你们盖堂既辛苦又忙,还跑这么远来看我们,实在不好意思,我家有事,我和他爸就提前回来了。”多么朴实的言语,多么善解人意的父母,他们用自己微薄的力量,传播着主的仁爱。

经过一年多的筹备,到20086月中旬雒家庄教堂破土动工。在建堂期间,田神父每天骑着自行车往返于鲁班桥和雒家庄之间,白天在工地干活,晚上回堂里做弥撒。他因着耶稣圣名,靠着耶稣给予的宝贵力量,在工地搬砖,和灰,有时还站在架子上翻混凝土,经常是一身灰,一身土。

一位外教朋友,有一次看到田神父戴着草帽,在炎炎烈日下往架上翻混凝土,他情不自禁的感叹到:“真想不到天主教的神父还这么能吃苦。”

牧灵人的诚心感动了天主,经过三个多月的辛苦劳作,在当年(2008年)9月中旬,教堂的主体工程终于完成。从201010月初,教堂开始供奉圣体。雒家庄的教友在田神父的言传身教下,每天早晚,中午慈悲时刻都会进堂念经、朝拜圣体。这对一位建堂的神父来说是极大的安慰。2011年正月,对教堂外部的装修工程进行了完善,门窗也安装齐全,至此,一座设计新颖、风格鲜明的教堂,展现在人们面前。

雒家庄教堂是田神父主持修建的第一座教堂,教堂完工后,不时有周至教区、西安教区的教友们前来参观教堂,朝拜圣体。这里面渗透着田神父的大量心血和汗水。他面对压力,面对困难,面对阻力,面对指责,面对委屈,面对威胁,他籍着对主的爱,籍着对司铎的信德,他任劳任怨,最终收获了天主赐给他的食粮。

雒家庄教堂竣工后,田神父又采用他的“分期建堂法”,在2011年为地处偏远的苏家坡建起了一座教堂。

当年(2011年)正月,他只身来到教会从未设立会口的岐山县县城开展牧灵工作,刚开始他在租下的两间民房内为教友做弥撒。随着教友人数的增加,两间房已不能满足日常弥撒需要,在这种情况下,田神父开始考虑建堂的事。

县城教堂的地皮是在20107月就买到的,那是一个新建的村子,人员构成复杂,全村没有一位教友,在这种环境下要建一座教堂,风险阻力和困难可想而知。但田神父不辱使命,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精心准备,并成立了建堂小组,负责建堂事宜。同时田神父在讲道中也勉励大家为建堂祈祷,只要大家真心的祈祷,天主会用不同的方式帮我们的,大家一定要有这个信心。

资金不足是历次建堂遇到的最大困难点,田神父多方奔走,采用各种多种办法,经过艰苦努力,县城教堂终于在20125月破土动工,于当年1123日主体完工,20137月开始粉刷工程,直到12月结束,教堂初具规模。

主体完工后,田神父一直没有停止过后续的修建,先后安装了门窗、扶手、护栏,购买了跪凳,使教堂的设施基本完善。

岐山县县城教堂的完工,结束了县城几百年没有天主教堂的历史,是教会在该地区跨越式的发展。

2014年春节临近,神父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从西安购回了两座教堂的地砖,爱劳动、肯吃苦是田神父的特恩,堂内铺地砖时,他不顾自己有病,用桶往堂内提沙子。20166月铺设完毕。

多年的劳累,多年的奔波,使田神父积劳成疾,他患有严重的风湿病,在夏天骑电动车也要穿上外套,戴上护膝。由于教堂是地下室形式,在教堂建好后,紧挨一侧墙壁的旁边有一条2米深的长坑一直未回填,当教堂漏水时,他依然冒着大雨,下到2米深的坑里,徒手扒泥堵漏洞,面对堂内涌进的泥水,他从半夜一直干到天亮,用桶将渗进堂内的泥水一桶一桶的提了出来。

在生活上田神父寒酸、清苦、节俭,教堂内的照明灯,他从不多开一个,就算是祭台上的蜡烛也省着用,一位外地的教友看了神父的房间后说:“他的清苦赶不上一个低保户的水平,而他主持修建的教堂却完全称得上豪宅。”

他负责六个点的牧灵工作,距县城最近的余家庄也有近四公里的路程,而最远的涝川则有十多公里的山路,苏西坡和苏家坡则在沿山一带,去时全是上坡路,他用的交通工具仅是一辆骑了十多年的旧自行车,去涝川则靠步行。教友们看到他十分辛苦,提出要给他买一辆电动自行车,被他谢绝了,最后雒家庄的教友实在不忍心他骑自行车,瞒着神父给他买了一辆电动自行车。

他为人耿直,心直口快,对教友中出现的不良现象敢于直言指正,从不敷衍了事,他用自己无私的爱,无私的奉献,想把每一个人都带到天堂。

 

神父在很多方面都亲力亲为,特别是他多年来一直自己动手做饭,为此教友们给神父送来米、面、油菜等生活必须品,方便神父生活,这些的等等都是爱,这就是主赐给建堂神父的恩典,无私的爱终将得到亲情般的问候与慰藉。神父因着无私的爱召回了迷失的羊,为耶稣的羊建起了温馨的家。

一个神父的能力有大有小,如果他为了牧灵事业,为了天主的爱,他尽心尽力去奋斗,去拼搏,那么这个人就是一位纯粹的神父,一位脱离了世俗的神父,一位受人爱戴的神父,当他要离开人世,在天主台前接受审判时,他不为自己一生碌碌无为而悔恨,也不为自己虚度年华而愧对天主,愧对教会,愧对教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