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鸣谢信引起对“本地化”一词的反思

 

文:见周平     时间:20141130

 

记得主教在讲课时,曾说过“本地化”这是梵二以后出现的一个单词,是拉丁语inculturatio的意译。其本意应是“进入当地文化”或“深入当地文化”。汉语“本地化”能有主动和被动两个意思。主动意思是“进入、深入、成为”,不失自身,自身是主体,依然存在。被动意思是消失自己,变成另一个东西。例如,我们常说的“雪化了”,没有雪了,成了水;说“美化”了,“丑”就不见了;说“丑化”了,“美”就不见了;说“西式”化了,“中式”就不见了。不是么?我们现在的“穿衣、住房”不是都“西式化”了吗?人人都穿“西装革履”,哪里还看到中式的“长袍短褂、布鞋、布袜子?”哪里还能看到“屋脊、鸡首(脊兽)、栋、梁、檩、椽”?恐怕现在的中国青年都不认识这些是什么了。因为“西式化”,“中式”消灭了。现在有些人强调“本地化”,意味着尽量不要表现自己,就算本地化了。那样的话,若本地是多神教,我们就要本地化成多神教;本地若是无神论,那我们就要化成无神论;本地不讲来世,我们就不敢讲来世了。现在讲道、写文章,不谈“万民四末”了,不谈“天堂地狱”了,不谈“七罪宗”,更不见“赞美耶稣”、“感谢天主”等等天主教的口头禅了。是不是这就算本地化了?何不想,中国的本地文化是无宗教思想的,中国的本文化是儒家思想和道家思想(有人把它称:儒教、道教,其实不是宗教,因为宗教都有来世思想,都讲来世),儒家、道家都只讲现世,不讲来世,没有来世思想,儒家孔子的名言“未知生焉知死!”就说明了这一点,这才是中国的固有文化。中国人之所以有“来世”思想,还是佛教深入中国文化的结果,如果没有佛教的传入,中国文化中就没有“轮回、脱生。报应、阿弥陀佛”等词语和思想、以及民间赌咒时常说的一句话:“变驴变马都要还你”,都是佛教思想进入中国文化或者“本地化”的最有力的证据。我们讲本地化,能把天主教的口头禅:“赞美耶稣、感谢天主、阿勒路亚、愿天主降福你!”本地化了吗?这是我看了主教在医院给治好他病的大夫写的“鸣谢信”后,对“本地化”一词引起的反思。爱写本地化文章的人们,如果能像主教那样,把教会的文化思想随时随地引入日常生活的领域,我想教会的很多脍炙人口“圣经语句”、“救灵要义”不难进入本地文化。

 

附:主教的鸣谢信:

 

敝人94岁,患右腿弯曲僵硬,单腿不能支撑全身,行走半跛。1021日住院,仪器查不出病因。28日,刘主任率领主治大夫秦浩等五、六人查房,经过人工手段“问、敲、推、拉、按、摇、压”等诊查后,刘主任当场断出病因,确定药名。经过一日用药,奇迹出现了:29日晨,起床后顿觉病退轻松灵活,可以直立。且能支撑全身,行走不跛。7日后,可以甩掉手杖。喜出望外,感人肺腑,激动至极,感谢天主,乃赞曰:

 

伟哉医师刘主任,医术精湛堪绝伦,经验丰富超同仁,

仪器无能人有能,诊断准确药对症,一针见血病消沉,

堪称再生新扁鹊,又像天使拉法尔,更是天主仁慈恩。

                                        阿门

注:1.“辣法尔”事见旧约圣经《多比亚传》三章17节。

2.“阿门”是天主教祈祷的结束语,意思是:“诚愿如此”。

 

                       患者:天主教凤翔教区主教    李镜峰    

                                             20141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