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强若石神父文章两篇


八十年代教区神长合影(前排左一为强若石神父)

 

1957年强若石神父(右一)与刚出狱的侯斌神父(中)、张志勇修士合影

 


 

我心中的强若石神父

 

曾敏   2014年9月9日

 

光阴如梭,敬爱的强若石神父离开我们已整整10年了,但他微微佝偻的身影仿佛就在眼前,和善的面容还在脑际,就像刚刚见过面一样。在与他近20年的交往中,给我留下了太多的深刻影像,已成了影响我生命的最重要的潜在因素。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甘肃平凉教区出监不久的强神父,因着身体的原因,回到了故乡--凤翔教区的铁丰村,听教友们说,文革中神父身心备受摧残,双手落下了残疾,我看望他时,他正在吃饭,听着他艰涩的话语,看到他伸不直的胳膊和微微颤抖而笨拙的手,我禁不住潸然泪下。

当时凤翔教区10个大会口,只有主教、副主教、他和一位给修生上课的神父,于是他成了大忙人。那时,大部分村镇不通班车,县城还没有出租车,出门坐三轮车和拖拉机便成了他的专利,步行10里、20里更是家常便饭。无论是给病人行傅油圣事,殡葬教友,过周年或会口过主保瞻礼,他随情随到,一次我的一位离县城较远的亲戚,一心请神父给老人过周年,因为老人去世时没有神父送葬成了他的伤痛。那时正值农忙,顾不了转车,他无奈中找到我。强神父听我说那地方教友很少,就毫不犹豫地说:“去!走路也去。”10多公里的路,我们走了3个多小时。最后、神父实在走不动了。正好那位亲戚骑着自行车下来,天黑前,神父坐在自行车上到了家。周围的教外同胞都来看神父做弥撒。那天神父讲了很好的道理,直到晚上11点,礼仪才结束。

他讲话不流利,却爱讲道。他的道理贴近生活,简短明快,给教友和教外同胞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他对办告解的教友和蔼可亲,其言简意赅的劝勉常能打动人心,成了教友们最喜爱的听告解神父。十里八乡的老大爷、老太婆常找他办告解。

他平易近人,爱民如子。凤翔县城每逢星期日都有盛大的牲口集市,这使得做牲口生意的教友,常常赶不上弥撒。他在豆腐村会口下会时了解到这一情况,果断地将主日弥撒提前,并压缩弥撒前的经文,提高了进堂率,受到教友们的交口称赞。

他谦虚过人,甘居末位。记得,在一次庆典活动中,主持人请参与的神父讲话。他是最有资格讲话的人,却谦辞给其他神父,自己一句也没有讲。这件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从他身上我看到了神父的高风亮节和博大胸怀。

强神父火一般炽热的信仰热诚感动了我,每次回家乡都去看望他。他和我成了忘年交,经常给我送圣书和圣物,每次见面都要给我讲见证、讲灵修,鼓励我冲破俗见,坚定信仰,一次,他给我讲了一件他亲历的事:解放初,平凉教区的主教、神父修女和骨干教友被政府集中起来学习。正是麦收季节,学习却遥遥无期。一位教友再也耐不住了,站起来说:“我不信天主教了,今后天主教的事与我无关。”工作组当时就让他回了家。七天后,这位“教友”就莫名其妙的死了。这个骇人听闻的见证,成了鞭策我的一块警示牌。

跨入新世纪,强神父垂垂老矣,精力大不似前。每当见到他时,常看到他静静地坐在角落里,默默地念玖瑰经,为罪人祈祷。20043月下旬,传来强神父有病的消息,那时,堂区正忙,准备过两天就去看望他。谁料,他走的那样快,没有见上他最后一面,成了我终生的遗憾。听李主教说,他走的很安详,像睡着了一样。死后身无长物,把仅有的几件衣服、日课、念珠、圣经等也送给了伺候他的修生。

他拖着残缺的身躯,恪尽职守,度过了他人生最后的20年,用生命诠释了司铎的品格。李主教在葬礼弥撒讲道中高度赞扬他说:“他爱人,爱讲道,把许许多多的灵魂送上了天堂。他一生83年的岁月在天主眼中是宝贵的。他在教友们心中树起了一块丰碑,实现了做司铎的价值。”

安葬的那天,各会口的教友都赶来了,送殡队列望不到头,足足有1公里多长。大家默默地走着,啜泣着,在肃穆庄重的氛围里追忆着他的嘉言懿行,缅怀这位默默无闻的天主忠仆。他死在330日,他的主保圣人——圣若瑟月中,他是有福的。

 


 

我所认识的强若石神父

 

来自:http://blog.sina.com.cn/yaoyourkingdom    2012-03-28

 

强若石(19222004),圣名若瑟。

1922220日生于陕西省凤翔县城关镇铁丰村。

1932年始读于平凉教会学校。

1943年入兰州大修院读神哲学。

1950127日在兰州晋铎,后在平凉、华亭等地教堂短暂服务。

1959年因信仰被捕入狱(陕西铜川槐树庄),曾被倒吊入水井中,强迫其背弃信仰,但强铎依然坚定于主!他深刻了悟主耶稣的教导:

“几时人为了我而辱骂迫害你们,捏造一切坏话毁谤你们,你们是有福的。你们欢喜踊跃罢!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报是丰厚的,因为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曾这样迫害过他们。”(玛5:11-12

强铎更明白“坚持到底的,必然得救。”(谷13:13)但这使得强铎备受折磨,以致右半身近乎完全偏瘫,不能自由运用。接触过强铎的人都知道,强铎用饭时,只能以左手拿着勺子或叉子扭扭捏捏往嘴里送,做弥撒也是用左手拿圣杯、送圣体的!

1979年,强铎无罪获释,当时因身体原因及凤翔教区需要,没有回平凉教区,先后服务于凤翔教区铁丰村、豆腐村、瓦窑头、宋家村等堂口,备受教内外人士爱戴。

当然,强铎虽然身在平凉教区地域之外,心却一直放诸平凉教会之中!无时不刻关注平凉教会的发展,教会开放后,平凉圣家献女传教会团队的建立便有他为之付出的我们不能忘记的汗水。

当时,赖天主的助佑,因强铎爱人及吃苦耐劳的精神,感召了许多年轻人愿意度奉献生活,1981年底便在陕西凤翔教区便开始组建守贞姑娘团体,当时各方面的生活都很贫乏,没住地,就先借住教友家里,强铎他省吃俭用,多方努力,解决团体生活所需,先后有10多位守贞姑娘加入,使得近乎青黄不接的平凉教区圣家献女会后继有人了,复兴平凉圣家献女会的团体诞生了,于1984年麦收时节,方慧琴、蒋雪婷、杨珍惠、方巧桂4人在李冰茹修女带领下回到平凉教区服务。之后,身在陕西的强铎,依然不断鼓励并派送有意奉献者到艰苦的平凉服务,使得平凉的教会团队不断壮大!

强铎总能留意到别人的需要,特别是对年轻圣召培育方面,即便与他有一面之交的有意度奉献生活者,无论从物质、精神方面都尽量给予他所能给予的,除了信仰灵修的开导、鼓励外,圣书、圣牌、电子表、小闹钟、石英表、衣服、被褥等生活用品以及现金的资助更是他的乐事!

1999年,强铎于凤翔教区总堂颐养天年,兼任凤翔修道院修生听告解司铎及神师。

2004年,春节期间,笔者曾经到凤翔探望强神父,躺在医院病床上的强铎握着我的手说:“一定要好好地爱耶稣、爱人!好好地爱耶稣,才能好好地爱人!”记得当时自己眼睛很是湿润,看了看他送给我的石英表,看着强铎对他说:“记住了!爱耶稣!一生不变!”

有人把爱人分为三境界,一是为己爱人,二为主爱人,三如主爱人。是啊!主耶稣“祂既然爱了世上属于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全然倾空自我奉献全部!那么,身处教堂之外教会之中自觉属于耶稣的人该怎么做呢?心里耻于为己爱人的自己又何曾做到如主般地爱人呢!即便所谓的为主爱人,常常也有某种功利的真心自爱!所以不时地嘲笑着自己的狭隘愚妄,愿主怜悯,求主助佑。

20043月(若瑟月)301550分,强铎(若瑟)在主教神父修生们的祈祷声中安息主怀,七日后葬于凤翔东指挥方济会会院。

“圣徒的恒心,就是在遵守天主的诫命,坚持对耶稣的信德。以后,我听见有声音从天上说:「你写下:『从今而后,凡在主内死去的,是有福的!』的确,圣神说,让他们劳苦之后安息罢,因为他们的功行常随着他们。」”(默14:12-13

【注:题目为编者转载时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