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本笃十六世于圣卫雅逝世150周年宣布司铎年致司铎信函

 

亲爱的神父弟兄们:

 

2009619日星期五是耶稣圣心节,按教会传统当天也是为司铎成圣的祈祷日,为纪念全球本堂神父的主保──圣卫雅(Jean-Marie Baptiste Vianney)[1]“在天之诞辰”(dies natalis)150周年,我决定“司铎年”在这天开始,并于2010年同一耶稣圣心节闭幕。在这一年里,我们要加深神父们整个内修生活的更新,为的是要在今天的世界上更坚定有力地为福音作证。“司铎职务就是耶稣圣心的爱。[2]”有圣德的亚尔斯本堂 卫雅神父常说这句话。这句动人的话,首先令我们衷心地怀着感恩之情去省思司铎职责这浩大的恩赐──这恩赐不只给教会,而也是给整个世界的。我想到所有的神父们,每天默默地向所有信友及全世界表现出基督的言语行动,努力让自己的思想、意愿、感情及生活方式与上主一致。他们使徒性的工作、他们毫不懈怠的默默服务,以及他们对世人的爱德,我怎能不大加赞扬?许多神父们即使面对种种困难及不受了解,却仍然忠于圣召,做“基督的朋友”──耶稣指名召叫、拣选,并派遣了他们,他们的勇气和忠信,我又怎能不给予赞美呢?

我认识的第一位本堂神父──我当时是年轻神父,在他身边为执行司铎职务,至今仍珍藏在我的记忆中。他以身作则,毫不保留地献身于牧灵工作,甚至不怕危险送圣体给病重垂危的临终病人。我还记得那些我曾遇见过,而且至今到各国作牧灵访问时仍然遇到的同伴:他们慷慨献身地执行每日的司铎职务。然而,圣卫雅的那句话,也令我们想到基督被刺透的圣心,和围绕着圣心的茨冠。因此,我也想到许多神父们所承受那些数之不尽的苦难,或许是因为他们本人亲自所经历到的种种考验,或许是因为他们被自己的服务对象所误解。我们又怎能不想起所有那些尊严受到侵犯、传教工作遭受阻挡和迫害,甚至以自己的鲜血做最崇高见证的神父们呢?

然而,令人难过的,就是教会本身因为某些神职人员的不忠所忍受的苦痛,令人遗憾无穷。世人也就因此有借口对教会引起反感并且排斥。在这种情况下,对教会最有帮助的做法,除了直言无隐坦白承认神职人员的软弱以外,就是也要同时喜悦地重新体现天主伟大的恩赐,天主的恩赐具体地表现在慷慨的牧人崇高的榜样上──他们充满爱主爱人的热火,又是见解深刻和具有耐心的灵修导师。说到这里,圣卫雅的教导和榜样可以做我们所有人的重要参考。这位亚尔斯本堂神父本来为人谦卑,但身为神父他却意识到自己在他的子民面前是一个无限的恩赐:“一位好牧人,一位追随天主圣心的牧人,是好天主赐给一个堂区最大的宝藏,也是来自天主慈悲的最可贵的恩赐。[3]”当他谈到司铎职务时,他自己也似乎无法透彻了解这恩赐,以及这托付给被造之人的使命何其伟大:“啊,神父是多么伟大!… 如果他明白他的身份所代表的意义,他会死去… 天主服从他:他说出几个字,主听到他的声音就由天降下,被容纳在小小面饼内。[4]”他向本堂教友解释圣事的重要时会这么说:“若是没有圣秩圣事,我们就没有天主。是谁把他放在圣体龛里?是神父。谁在你生命开始时欣然迎接你的灵魂?是神父。谁滋养你的灵魂,给它力量走人生之路?是神父。是谁预备这灵魂去面对天主,并能最后一次以耶稣基督宝血洗净它?是神父。永远都是神父。如果这个灵魂因为犯罪而死去,谁让他复活,谁再度赐给他平安?还是神父。除天主之外,神父便是一切!… 只有到了天堂,他才会充分明白他的神父身份究竟代表什么。[5]”从这位有圣德的牧人心中涌出的这段话,听来似乎很过份,但由此却可看到他对圣秩圣事是多么重视。他似乎被无穷的责任感所压倒:“如果我们充份了解世上的神父是什么,我们会死去: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爱……。没有神父,吾主的受难与死亡完全是枉然。是神父在世上继续救赎的工作……。如果一栋房屋满是黄金,却没有人开启大门,那么又有什么用呢?神父手持开启天堂宝藏的钥匙:是他打开大门;他是好天主的管理员;是他的财物的管理者… 如果让一个堂区二十年没有神父,到最后他们会敬拜那儿的野兽… 神父不是为自己服务的神父,他是为你而存在的神父。[6]

在他来到这个有两百三十个村民的亚尔斯前,他的主教事先警告过他,这些村民的信仰状况很糟糕:“这个本堂的教友对天主没有什么爱;你就是要让他们爱天主的那一位。”他深深意识到他必须去那儿,让基督的临在具体化,并为他的仁慈救恩作见证:“主啊,请赐给我本堂的悔改;在我的一生中,你要我受什么苦我都愿意!”他就以这个祈祷开始了他的使命[7]。这本堂神父便在所有人面前照顾本堂教友,给他们基督信仰的教育,这样地完全献身使本堂悔改。亲爱的神父弟兄们,让我们祈求主耶稣,赐给我们恩宠,能从圣卫雅的牧灵计划学习!首先,我们要学习的,就是他的人与他的神职完全不分。神父的人与使命在耶稣内都是形影相随的:基督所有的救恩活动都是他对天主父“孝子之心”的表现,过去及现在都是如此。这孝爱精神自古以来就表现在对天父旨意的孝爱顺服。每一位神父都应怀着谦卑真诚的态度,以这样的认同为目标。当然我们也不要忘记,神职工作的效力,它并不直接依靠神职人员本人的圣德;但我们也不能忽略的是,司铎职务本有的效力加上神职人员自己的圣德,会产生不凡的效果。这位亚尔斯的本堂神父立即开始这需要耐心及谦卑的工作:他决定真正“活”在他的堂区里,使他身为神职人员的生活与他所接受的牧职的神圣融为一体。他的第一个传记作者说:“他一抵达,就以圣堂为家。他黎明前就进入教堂,直到傍晚三钟经后才离开。任何时候,只要有人需要他,都能在那里找到他。[8]

传记作者过度热情的描述不应让我们对此事实视若无睹:即这位本堂神父也知道如何积极地“活”在他的整个本堂的小区内:他定期探访病人及教友家庭、组织民间传教工作和举行主保庆典、为他的慈善工作及传教事业募款且管理基金、整理美化圣堂;他照顾他所创办的一个机构──“天主眷顾”之家(Providence)里的孤儿和老师们;他提供儿童教育;设立堂区善会,召集本堂教友与他一起工作。

他的榜样使我很自然地要在此指出,在堂区合作上,仍然有许多给教友的空间是需要发展的。神父和教友共同形成了唯一的司祭子民[9],而神父们借着他们的神职工作生活在平信徒当中,“为领导大家团结相爱,以弟兄之爱彼此相爱,以礼遇彼此争先。[10]”(罗十二10)在此,我们应回想起梵二大公会议对司铎的恳切鼓励:“司铎应该诚心承认并促进在俗信友的地位,以及他们在教会使命中的本有职分,(…)。要欣然聆听信友的意见,友爱地考虑他们的期望,承认他们在人类活动的各种领域中,所有的经验与专长,好能和他们一起辨别时代的征兆。[11]”

圣卫雅首先以自己的生活见证来教导他的本堂教友。从他的榜样,他们学会祈祷,常常在圣体龛前停下来,拜访在至圣圣体内的耶稣[12]。这位本堂神父向教友解释道:“一个人不需要说太多话才算是会祈祷。我们知道耶稣在圣体龛内:让我们向他开启自己的心,在他神圣的临在中欢欣。那就是最好的祈祷。[13]”他会鼓励他们:“我的弟兄姊妹们,你们要来领圣体,来接近耶稣。你们要从他内生活,这样你才能与他一起生活…[14] 当然你们配不上他,但你们需要他![15]”当教友们看到,圣卫雅在举行弥撒圣祭时教导教友参与感恩祭和领圣体,这就证明,这种教育方法是最有效的。参与圣祭的人说:“我们再也找不到更好的敬拜榜样了… 他以无限的爱凝视着圣体。[16]”他通常会说:“你做的一切善功加起来,还比不上弥撒圣祭,因为前者是人的工作,而弥撒圣祭是天主的工作。[17]”他深信一位热心神父的生活是完全取决于弥撒:“一位神父之所以懒散,全是因为他不重视弥撒圣祭!天啊,一位神父将举行弥撒圣祭当作例行工事来办,他是多么可怜啊![18]”圣卫雅神父习惯在举行弥撒圣祭时也把自己的生命献上:“一个神父每天清晨都在祭献中将自己奉献于天主,是多么美好的事啊![19]”

圣卫雅神父个人与主在十字架上的牺牲深深的结合,也使他因内在一股独特的动力从祭台去到了告解亭。神父们绝不能让告解亭空着,或任由教友对此圣事明显地冷淡。法国在亚尔斯本堂神父那个时代里,教友若想经常告解,比现在要困难得多,因为那时由于法国大革命引起的动乱,长久以来都使人不易过宗教生活。然而,维雅纳神父借着他的宣讲和他的说服力,用尽一切方法帮助本堂教友重新发现告解圣事的意义和美好,同时解释告解圣事为圣体圣事的一个内在条件。就这样,他创造了一个道德性的“良性循环”。他每天花很长时间在圣体龛前,激励了教友效法他的榜样,也来拜访耶稣,知道他们的本堂神父会在那儿,随时可以聆听他们,给他们罪赦。后来,从法国各地来办告解的人越来越多,他一天要在告解亭里待十六小时以上。大家都说亚尔斯已成为“一所治疗灵魂的大医院。[20]”他的第一个传记作者提到说:“他为罪人悔改所得到的恩宠是如此有力,这恩宠会一直追赶着他们,不给他们一刻的安宁![21]”这位有圣德的本堂神父反省到这点时也说:“不是罪人回到天主身边恳求他的宽恕,是天主亲自追赶罪人,使罪人回到自己身边。[22]”“这位美善的救主如此满怀慈爱,以致于他到各处去找我们。[23]

下面这句话,是卫雅神父藉基督的口所说的,我们司铎都应该觉得这话是针对我们每一个人的:“我要命令我的神职人员向罪人宣讲说,我随时都欢迎接纳他们,我的慈爱是无限的。[24]”从圣卫雅身上我们可以学到,对告解圣事抱着永不减退的信心,再度以告解圣事做为我们牧灵关怀的焦点,接受它所带来的“救恩的交谈”。亚尔斯的本堂神父对不同悔罪的人会使用不同的方式。谁怀着谦卑的心来到告解亭前,并深切渴望天主的宽恕,会从他那儿得到鼓励投奔到“天主慈爱的洪流”,猛烈的洪流能扫除一切。如果某人为自己的软弱和反复不忠而烦恼,担心自己会再度犯罪,这位本堂神父会用一段美妙动人的话,揭开天主爱的奥秘:“美好的上主知道一切。即使在你告解之前,他已知道你会再次犯罪,但他仍然宽恕你。天主的爱是多么伟大:他甚至强迫自己忘掉未来的事,赐给我们宽恕![25]”对于那些办告解时不冷不热,有些甚至冷淡地办告解的人,他用自己痛苦的泪水来清楚地证明这种态度是多么“令人厌恶”。他会说:“我哭,是因为你不哭[26]。真希望天主不是那么美善!但他却是如此的美善!一个人要没有良心才会如此对待那么好的一个父亲![27]”他让那些不冷不热办告解的人看到天主对他们的罪深感痛苦,这痛苦反映在听告解神父的面容上,藉此唤醒他们的心。至于那些深切渴望,而且又适合更过深刻的灵修生活的人,他会打开天主爱的深渊,向他们解释与天主结合、居住于天主临在中的生活,那是具有不可言喻的美好:“一切都在天主眼前,一切都与天主在一起,一切都蒙天主悦纳… 是多么美啊![28]”他也教他们祈祷说:“我的天主,请赐我恩宠,让我尽我能力爱你。[29]

亚尔斯的本堂神父在那个时代能改变这么多人的心和生命,是因为他能让他们体验到天主的慈爱。我们现在的时代急需要一个类似的宣讲和为“天主是爱”(若 一四8)作见证。由于有耶稣的圣言和圣事,卫雅神父建立了他的羊群,尽管他常常由于深信个人能力不足而害怕,而且因为感到自己不配,不只一次想辞去堂区的工作,然而出于可兹楷模的服从美德,他从未玩忽职守,拯救人灵的传教热火消耗着他的生命。他务求借着克苦的生活让自己完全忠于自己的圣召和使命。他曾哀叹道:“为我们当本堂神父的人,最大的不幸就是我们的灵魂变得冷淡。”他的意思是说,一个神父许多的羊群所犯的罪恶或过的冷淡生活,他会因此越来越习惯[30]。他身上紧紧束着一条绳索,常彻夜祈祷、守斋,以免他的身体反抗他司铎的灵魂。他也为自己所照顾的人灵的好处而做克苦,为他在告解亭里听到的许多罪过做补赎。他向一位神父弟兄解释说:“我要告诉你一个药方:我给罪人做很小的补赎,剩下的由我替他们来做。[31]”除了亚尔斯的本堂神父实际所做的补赎以外,他的教导的核心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用:人的灵魂是以耶稣自己的宝血为代价而赢得的,如果神父不愿亲自分担救赎的“高昂代价”,他就不能从事拯救人的使命。

    今天这个世界,一如亚尔斯本堂神父的时代那样纷扰,神父们的生活与活动必须明显且强有力地为福音作证。教宗保禄六世说得对:“现在的人宁愿听从见证,而不愿聆听宣道的人;即便他聆听宣道的人,也是因为他们是见证人。[32]”为避免感觉到生命空虚和牧职工作的效力受到危害,我们必须常常重新自问:“我们真的被天主圣言所充满吗?天主圣言真的是我们生活上的滋养、更胜于饭菜和世上其它事物吗?我们真的认识天主圣言吗?我们爱这圣言吗?我们是否与圣言紧密结合,以致圣言在我们的生命中留下印记并塑造我们的思念呢?[33]”耶稣召叫了十二个人,要他们同 他常在一起(参谷三14),后来又派遣他们出去宣讲。同样,今天的神父们也被召叫去过“崭新的生活方式”──那是从主耶稣开始,并由门徒所承担的[34]  

亚尔斯本堂神父司铎职务中最明显的,就是他完全委身于这种“崭新的生活方式”。1959年,圣卫雅去世一百周年时,教宗若望二十三世颁布的《我们司祭职的初始》(Sacerdotii nostri primordia)通谕中,就提到圣卫雅的克己生活,也特别指出,神贫、贞洁、服从这三个福音劝谕,所有的神父也必须遵守:“虽然司铎并不因为他的神职人员身份而一定要受到这些福音劝谕的束缚,然而这三个福音劝谕却为他们和所有教友们指出基督徒所渴望的目标,就是使基督信徒成为十全十美最可靠的途径。[35]”这位亚尔斯本堂神父以符合他神父身份的方式实践了福音劝谕。他的神贫不是一位会士或隐修士的神贫,而是适合于一位神父的神贫:虽然他经管着许多钱(因为富裕的朝圣者会自然关心他的慈善工作),但他明白那都是捐助给教堂、给他所照顾的穷人、孤儿、给“天主眷顾”之家──他那些收入不多的“家庭”[36]的女孩子们。因此,“他帮助别人时,出手很大方,但为他自己,他却像个穷人。[37]”他说:“我的秘诀很简单:把一切都给出去,一点也不保留[38]。”他缺钱时,他会对前来敲门求助的穷人亲切地说:“今天我跟你一样穷,我是你们当中的一个[39]。”在他生命将结束之际,他绝对可以以平安的心情说:“我什么也没有了。好天主随时都可以召我回去![40]”他的贞洁也符合对一位从事牧职工作的神父的要求。我们可以说,他的贞洁,正好适合一位每天必须接触圣体、充满幸福喜乐地默想圣体,同时也幸福喜乐送圣体给他的羊群的人。别人说他“散发着贞洁的光芒”;当他转身以爱的眼光注视圣体龛时,教友们都能看到这一点[41]。最后,卫雅的服从也在他全心忠信于每日牧职工作的要求上具体地表现出来。我们知道他常常认为自己不足以担任本堂神父的工作而引以为苦,又常想逃走,“以便在独处中为自己可怜的生命痛哭。[42]”他之所以继续留在工作岗位上,全是为了服从和拯救人灵的渴望。他对自己、对他的羊群说:“世上没有两种事奉天主的好方法。只有一种:按他所渴望的方式来事奉他。[43]”他认为这是度“服从”生活的金科玉律:“只做能奉献给好天主的事。[44]

因此,谈到以这三个福音劝谕作灵修生活的基础时,我想在这献给神父的这一年里邀请所有的神父们欣然迎接天主圣神带给教会的新春,特别是透过教会的各种运动和一些新的团体。“天主圣神的恩赐是多方面的… 他在那里嘘气就在那里嘘气。他这样做,常是在人们料想不到的时候、在料想不到的地方,以人们未曾听闻过的方式… 但圣神也显示给我们看,他在工作时眼光注视着唯一的整体,以及这一整体的合一。[45]”关于这方面,《司铎职务与生活法令》仍然很合乎时宜:“要考验神是否出于天主,要在信德意识下,去发掘信友们的各种不同的奇恩,无论是卑微的或是高超的,欣悦地加以辨别、用心加以培养。[46]”这些神恩唤起许多人过更深刻的灵修生活的渴望,不但对平信徒有益,而且对神职人员也有益。晋秩性与神恩性的职务均能“使人重新委身于教会,在全球各地宣讲福音和为希望与爱的福音作见证。[47]”我也愿呼应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我要给你们牧者》(Pastores Dabo Vobis) 里的看法,认为晋秩的圣职具有根本的“团体形态”,只有在神父与主教共融的情况下才能执行[48]。神父与主教的共融是建立在圣秩圣事上,并在举行感恩圣祭时彰显出来,因此这彼此的共融必须具体化,表达出圣职人员之间在感情上和效力上的兄弟之情[49]。只有这样,神父们才能充份生活出独身的神恩,建立蓬勃的基督徒团体。那么,教会初期宣讲福音所带来的奇迹才会再次发生。

保禄年已近尾声,保禄年也邀请我们仰赖这外邦人的宗徒,他是全心奉献于牧职工作神父的模范代表。他写道:“基督的爱催迫着我们,因我们曾如此断定:既然一个人替众人死了,那么众人就都死了”(格后五14)。他又说:“他替众人死,是为使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生活,而是为替他们死而复活了的那位生活”(格后五15)。对于任何一位决心在基督徒成圣道路上前进的神父,还能有比这更好的计划吗?

亲爱的神父们,在我们去年庆祝露德圣母(1858)显现150周年之后,今年又要纪念圣卫雅(1859)逝世150周年。1959年,真福教宗若望二十三世提到说,“亚尔斯本堂神父漫长而可敬的一生结束前不久,无染原罪圣母在法国另一个地方显现给一位纯洁而卑微的女孩,委托给她一个祈祷和补赎的讯息,一直到一百年后的现在,这讯息仍然在灵修生活上结出可观的果实。我们就要纪念这位有圣德的神父逝世一百周年,他的一生的确是那位马撒比耶山洞(Massabielle)神视者所领受到的伟大超性真理的预兆。他热心敬礼始胎无染原罪圣母,1836年他把他的本堂奉献给无染原罪圣母,1854年他又以坚信不疑的信德和极大的喜乐接受此真理为信条。[50]”亚尔斯的本堂神父常常提醒教友说:“耶稣基督把他所能给的全部给了我们之后,还希望把他最宝贵的留给我们,那就是他至圣的母亲。[51]

我把这司铎年托付给至圣童贞圣母,祈求她在每一位神父的心中唤醒一个崭新及慷慨的精神,全心委身于基督自我牺牲的理想及教会──教会激发了亚尔斯本堂神父的思言行为。他热切的祈祷生活和他对十字架上基督热烈的爱,使他能在每日向天主及教会所作的自我牺牲成长。愿他的榜样带领所有的神父们去为神父们与主教之间、神父们彼此之间及与教友们之间的合一作见证,这正是今天更是非常需要的。尽管在世界上有这么多邪恶存在,基督在晚餐厅对门徒说的话仍然能启发我们:“在世界上你们要受苦受难;然而你们放心,我已战胜了世界。”(若十六33) 我们对神圣导师的信心带给我们力量能以信心面对未来。亲爱的神父弟兄们,基督指望你们了。你们要追随圣卫雅的芳踪,要让你们自己受天主的吸引。这样,你们也会在我们这现代的世界上做一位希望、和好及和平的使者!

我给各位我的降福。

 

教宗本笃十六世

2009616 发自梵蒂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