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真作证

 

来自:上海教区网站  作者:金鲁贤主教

 

“真(理)必会使你们获得自由”

思高版圣经若望福音第8章第32节,

本文引用此句时省去了“理”字。

 

各位神父、各位修女、各位修士、各位教友:

又是将临期了,感谢主恩,使我有机会和你们谈心。

 

从年度汉字说起

近年来,我国语委会发布了在一年中我们用得最多的几个汉字,我对之很感兴趣,因为从中可以看出无权无势无钱的普通百姓的感受,这几个字道出了弱势群众的心声。我原以为用得最多的应是“爱”字;出乎我的意料,“爱”字只占2.8﹪。用得最多的是“涨”字,占15.3﹪;紧跟着的是“房”和“被”两字,分别占12.7﹪与10.6﹪(数字见《炎黄春秋》月刊2010年第六期)。我认为“房”应归于其后的“奴”字。此后有“假”字(参阅《百花洲》杂志2010年第二期),现在简单地谈我对“涨”、“被”、“奴”、“假”,这四个字的想法。

普通百姓最关心的当然是自己的实际生活,他们切身感受的,他们彼此交谈的内容的确是“涨”字,主要是物价的上涨。近年来市场上一片涨声,水、电、煤、气在涨;每天的生活必需品:粮、米、面、油、蔬菜、肉类……无一不涨,主妇们都在叹说:“入不敷出了”,“生活质量下降了”,“必须勒紧裤带了”。普通百姓怕的是物价上涨,但也在盼工资涨。然而,事实上,所怕的不断上涨,所盼的偏偏不涨,即使略有所涨,但赶不上物价上涨的速度,面对“涨”,普通百姓感到无奈。

第二个字是“被”,被动的被,即主动的反面。一被动就无主动,于是有失去自主、自由的感觉,也就产生无奈的情绪。八十年前我读高中时,外籍法语教师孙倍安(SEIMPEYRE)神父教我们法文文法,教到动词的变化时,说:“我们西方人惯用被动式,你们中国人的文字和口语却很少用它,比如说:‘我被学生拥护。’你们感到这样说很别扭,你们说:‘学生拥护我。’我们说:‘我被朋友出卖。’你们说:‘朋友出卖了我。’”当时我认为孙老师说的不错。我们中国人的确很少用被动式。可是,不知怎的,近几年来“被”字盛行了,口语中、文章内,经常出现“被”字,有人竟称我们这个时代是“被”时代。可是这个“被”字不太受“被”的人欢迎。似乎一经“被”就有不是滋味的感觉,大有无奈的情绪。比如统计部门把我的实际工资和高工资的人,以及那些官商勾结取得暴利者一平均,我的工资在原封不动的情况下却被增长了。

“被”不受欢迎,我这儿引用本年615日上海《新民晚报》一则新闻为证。报载华中科技大学李培根校长在向毕业生致辞时说:“亲爱的同学们,如果问你们关于一个字的记忆,肯定是‘被’,我知道你们不喜欢‘被’,被就业、被坚强……”他的讲话受到热烈的掌声(见2010625日《新民晚报》A15页)。

这儿,再请各位恕我引用20101127日《羊城晚报》A11页刊登的一段评论:“‘被XX’的热门又何尝不是权利贫困的情绪隐喻,在权利不对等的情况下,‘被XX’的总是弱势的一方。他们无法发出自己的声音……于是被强迫的被说成是自愿……只有网民所加的一个‘被’字,可以还给弱者一点点公道,道破他们在强权面前的委屈与无奈……”

第三个用得多的字是“奴”。这就使我想起上面提到的“房”字,两个字连起来就是房奴。今日在上海,为了谋得一所房,就会成为房的奴,一名男青年一有了女友,必须有一套房,否则无人嫁给他。为了买房,得先筹钱,伸手向父母要钱,向银行贷款。大家都知道把钱存入银行,利息少得可怜,接近零,甚至可缩为负增长;但向银行借钱,利息却高,还清贷款需有二十年,也有三十年之久的,每月还得付利息。这包袱多重呀!身为房奴,不易翻身,真是无奈。结了婚不久,小天使来临,当然高兴,但操心之事接踵而来,负担加重,营养费、教育费,幼儿园收费高,门槛也高,送入不易,以后入小学,进重点中学,考名牌大学,甚至送国外深造,粗粗估计,非得花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父母成为子女的奴,简称儿奴。当房奴、当儿奴都得用钱。钱能控制一切,主宰一切,今日的世界可说是金钱的世界。有了钱什么都能买到,俗称有钱能使鬼推磨,无钱寸步难行。有钱的人趾高气扬,无钱的人被迫低声下气。大多数人成为钱奴,非常无奈。

第四个字是“假”,不知怎的,近段时间“假”盛行起来,听到的、看到的、接触到的“假”特多。货架上假货不少,药也有假的,流入市场,流入医院,写在处方上。假药不但不能治病,反而会致人于死,危害性极大。制造假药,推销假药者丧尽天良,当受惩罚。连日用食粮也有假的,为了暴利不法奸商甚至添加有害物质,人们对食品的安全感到威胁,内心极端无奈。对“假”,普通百姓无奈。神圣的教育部门内也有了假,论文有假、学历有假、文凭有假,据说这些都明码标价地出售。自古以来,友谊十分珍贵,而今日朋友也有假,而且很多。人际关系已由利用价值来支配,无友谊可言。不亦悲乎?令人无奈。

人用舌最多,不断在说话,话应是真的不是假的。古人说:“言者心之声也。”我们的祖宗造字时,认为人际关系中,说的话应是可信的,所以把人和言连在一起,作为信字。几千年来,人们都认为应信人之言,一诺千金。说出的话不后悔,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然而到了现代,人类进化,可是信任退化,人言变成不可信了,“口说无凭”,必须写明,写了还不够,必须加上公证才有效,采用这些措施,实出于无奈。“假”盛行处处可见,已渗透到家庭里,使父母、夫妻、子女也互相猜疑,导致不和;流入社会各阶层,造成信用危机;再发展下去势必动摇国基。

“涨”、“被”、“奴”、“假”造成了普通百姓无奈之心。

写到这儿,我想起温家宝总理今年初讲的一句话:“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多数的普通百姓被“涨”、“被”、“奴”、“假”所困忧,经常流露出无奈的情绪,他们的生活会更加幸福吗?更有尊严吗?

 

怎一个真字了得

(见李清照词,这儿把“愁”字换成“真”字)

经过思考,我初步认为,“涨”、“被”、“奴”现象所引起的无奈,似乎可以在不太长的时间有望解除,只要上面下定决心,制定针对性的法规法令,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大力克服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扰,雷厉风行地执行,物价能逐渐稳定,不再上涨,普通百姓能获得较大的主动力,“被”的现象自会少见,而不再轻易地沦为奴了。

最后存下“假”,“假”由于它的普遍性、普及性、深层性、持久性、高度腐蚀性,也由于普通百姓长期生活在“假”的大气候中,陷落在“假”的大染池中,很久以来,已习惯于嗅闻“假”气,也已不知不觉地,自觉半自觉地跟着说“假”、行“假”、造“假”,在未来的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内,不易摆脱“假”的奴役。

然而“假”,必须斗它、消灭它,它的危害性极大,破坏人间的互信性,腐蚀人的灵魂深处,动摇人性的根基。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五回中有一句名言:“假作真时,真亦假”。他一语道出了“假”的巨大危害性,如果社会上“真”也成了“假”,全体人民从上而下,都真假不分,是非不清,全社会一片假,一片乱了,人们还能幸福,还有尊严吗?当务之急,必须斗“假”,消灭“假”,使社会、国家回归于“真”。对“假”不能任其横行。“假”是空虚的、负面的、消极的,只起破坏作用。“真”才是正面的、积极的、起建设作用。我国自古以来崇尚“真”,人们常说需要“真”、“美”、“善”。“真”放在第一位,“美”和“善”建立于“真”的基础上,“美”的反面是“丑”,“善”的反面是“恶”,“假”掩盖“丑”、“恶”。“真”揭露“丑”、“恶”。我们努力拥抱“真”、“美”、“善”,坚决拒绝“假”、“丑”、“恶”。

我国的文字是方块字,单音节、一个字一个意义。同音字极多,查新华字典就可见。口语易混淆,往往加上一个字,如真理、美丽等,但也使含义缩小,我在文章中仍用单字“真”。

不能让“假”再泛滥,斗“假”是迫不及待的大事。应高举“真”,颂扬“真”,实践“真”。初步应提倡说真话做真人。按理说,“人人应说真话,人生来说真话的”,为什么还需要提倡呢?因为今日社会上说真话难,说假话容易。说真话容易碰壁,说假话到处畅通。假话有市场。尤其手中有权者,对假话有些偏爱。说真话者,往往被讥笑、被排挤,还得付出代价。假话有市场,假话有销路,假话传播快,类似无线电广播,效果也快。

我读外国文学时,我的老师给我一本书看,其中有一则故事,说的是上世纪初,外国一名教区主教,有才学,有口才又有魄力,深受欢迎。他跟一名亲信说:“我托你一事,当你发觉我老了,办事不利索,讲道不精彩时,必须说真话,让我向教宗申请辞职。”隔了几年该主教逐渐衰老,缺少毅力,道理讲得条理不清了。那位亲信鼓起勇气向主教说真话,他见到主教在听他话时,露出一些不悦之色。隔不了几天,主教秘书处发出调令,把他送到一个偏僻的乡村,当一名小本堂。说真话得付出代价,古今中外,很少幸免。社会上,人们往往也听不进真话,对真话有意见,也不喜欢真话。很明显的例子是周洋,她是一个18岁的青年,今年在冬奥运动会上,夺得了女子短道速滑1500米金牌,夺金后她向记者说:“拿了金牌后会改变很多,更有信心,也可以让我爸我妈生活得更好一些!”周洋说的是真话。没想到这话却在当时遭到在开两会的某些代表与委员的谴责。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国奥会副主席于再清发言时说:“感谢你爹你妈没问题,首先还是要感谢国家。”另有人发言时说:“周洋没有摆好父母与国家的位置。要把国家放在前面,别光说父母就完了。”听说两会代表与委员指责周洋,其父母就害怕了,连忙对媒体说:“孩子小,不懂事,不会说话。”周洋急着“懂事”,学会说话,说:“我最想说的是感谢!感谢国家!感谢教练!感谢工作人员!感谢我爸我妈!”周洋把父母放到最后位置,多数人认为周洋第一次向记者讲的是真话,而第二次讲的是通行的套话。周洋不懂事,不会说话,她才18岁呀!又出身农村。中国懂事的,会说话的人可多了!

有一名法国记者在中国呆了几年,回去写了一本访华感想的书,书中有一段说他很佩服中国人民的口才,他说:“改革开放后,中国不再有言禁,不再打棍子,没有人抓辫子,普通百姓可畅所欲言。可以说讽刺话、发牢骚。他接触了许多知识分子、学者、普通工人、农民,他们正在谈笑风生,也不避外国人,但是当他拿出录音机,并把话筒对准他们时,他们立即严肃起来,开始滔滔不绝地讲大道理。”这位记者写道:“中国人民,中国群众真聪明呀!”他又写道:“我不得不佩服中国共产党的成就!”

这名法国记者笔下所说的“成就”指的是中国大多数普通百姓会说“套话”。套话不全是假话,言者无心造假,讲的内容含有真的成分。听者也心会,知道来人不在说谎,故欣然接受。但也不全是真话,套话接近空话。套话,古已有之,两人相见,先彼此说些恭维话,作为开场白的套话,无人反对,说者无骗人之意,更无害人之心。社会能接受,但也不应提倡它。

回想人类漫长的进化史中,会说话,有言语是一次最关键性、突破性的进步,没有言语,人就不会进步。人会说话了,就可彼此沟通,并能把个人得到的知识、经验传授于人,通过语言、通过文字、积累成果、向前推进。没有语言,没有文字,每一代人,只是原地踏步,每一代人只能从头做起,不能有所进步。进步就如建设,一层一层地向上发展。发展需要基础,基础必须牢固,基础就是真,真如岩石,百丈大厦才能兴起。假像沙,无凝聚力,无固定力,沙不断滚动,无法着手建设。只有真,才能使人类进步,全面进步。言语也在进步,言者心之声也,言用以表达心声,进一步用以为了得到什么,为此要对言语加上修饰,于是有了修辞学,务使讲者的话,娓娓动听,使听者动容、动心接受讲者的意见。为了达到其目的,言者往往扩大某些细节,掩盖部分真相,于是话中有了不真实的成分。发展下去,言者为了其不可告人的目的,会无中生有,加害于人,又为了突出自己,不惜造谣中伤,挑拨离间,人的言语陷落为假话,成为诈骗的手法。假话离不开一个骗字,骗人、骗财、骗色、骗得领导信任……由于假话无处不在,听话也就成了问题,要学习识别言语真和假的区别,否则受骗上当后还向骗子道谢,使骗子暗笑不已。古人说:“识字易,识人难。”今日应加一句“识别人的话更难”。今日社会上一般不易听到真话,领导更不易听到真话。我曾是全国政协常委,当时政协主席李瑞环多次在大会上说:“我们现在听不到真话”。他鼓励委员们说真话。李又说:“下面报上来的都是好事,喜讯,只有你们委员给我们报忧。”

领导听不到真话,看不到真相,似乎很普遍,但也很无奈。今年415日《人民日报》刊登了温家宝总理写的纪念胡耀邦逝世21周年的文章内说:“胡耀邦在1986年春节前夕带着中央30多人到最穷的贵州省西南深山查看旱情的事,大年三十到年初一跟老乡一起过,由于怕了解不到真实情况,胡特别派温半夜到周围农民家中去查访。”身为总书记,知道自己下去视察,总是被安排的,很无奈,为了了解事实的真实情况,不得不另派人微服私访。温家宝当了总理出去视察也感到被安排,感到无奈。温今年“五•四”去北大和学生们座谈,他突然对围在身边的学生代表说:“不用说,我知道你们是安排好的。”温还说:“这次到北大前,已交代不要刻意安排,但我一来,就把学生关在楼里,不让出来。”陪坐的北大校长显得尴尬(见《炎黄春秋》月刊2010年第六期第九页)。我想身为总书记,总理都因被安排而感到无奈,其它人呢?

领导听不到真话,看不到真相,对国家造成极大的危害,下面报上来的数据是假的,决策层以此为根据制定了政策、措施,后果可严重了。根据亩产万斤来决定应上交的口粮额度,农民怎办?夏收秋收全部上交,都不够。明年的种子都没有了,用什么下种?不要饿死人了吗?国家颁布的统计数字不真实,导致人民对政府失去信心,国家受多大的损失?比如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09年中国70个大中城市房屋销售价格同比上涨1.5﹪。显然和全国普通百姓的感觉和事实不符合。2010720日的《羊城晚报》10页发表的文章标题说:“房价平均数失真到成了笑话……”试问普通百姓把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作为笑话,其危害性多大?国家因此受到的损失简直是无法估计的。

一方面说,说真话不易,另一方面又说听不到真话,这是一对矛盾。要解决矛盾必须找出矛盾的主要方面:我认为这对矛盾主要在听者方面。往往听者不但不喜欢听真话,还使说真话的人难堪。人人都有自尊心、自信心,容易自以为是,喜欢听顺耳的话,不喜欢听逆耳之言。有权的人、有地位的人更是如此。如果听者不喜欢听真话,别人就不给你说真话。现在世界上假话有市场,真话没有市场,连学校内也如此。20101122日的《文汇报》上有一篇文章题为:“说真话反而得不到高分”。小标题为:“说假话容易得高分”。在小学里就学会说假话,不亦悲乎。一有了权,不管权大权小就不易听到真话。下属中定有趋炎附势的、投机取巧的。他们观察、打听、研究、揣摩上级的背景、作风、嗜好,他们想方设法引起领导对自己的注意,然后找机会向领导进言,随机应变找出该领导所好的,花言巧语以博得领导的重视和重用,使领导乐于听他们的建议,并争着去做领导心想而不便道出的设想或意愿,逐步成为听者的知己、助手,进一步使听者疏远自己不喜欢的人、敢说真话的人。拥有权力越高听到真话的机会越少。

上面说普通百姓的无奈,无奈的后面是缺乏自主自由的感觉。别看那些说假造假者自以为得逞后洋洋自得,实际他们并没有自主自由,谎言立不住脚,假事经不起考核。比如一件事,说真话者说一百遍不走样,隔几十年不走样,但说谎者经不起时间考验,说几遍就走样,因为他们自己也忘了怎么说的,隔一段时间更将不知所云。为此他们只能拿新的谎言来掩盖旧的谎言,他们把自己包在种种谎言之中,动弹不得,没有自主自由了。我小的时候拿一只纸盒子养蚕宝宝,给它喂桑叶,它不断吞食;大了,不再吃叶而吐丝,把丝网卷在身上,身处壳中,厚厚的一个丝壳;壳成了,自己也出不来了。人们称之为作茧自缚,说谎行假者也是如此,他们到最后也失去自主自由,自作自受。

假危害性极大,决不能任其横行,必须斗它,消除它,但斗假说何容易,假已成为顽疾,它已深入到社会每个阶层,每个角落,组织成一个结实的网,把全国上下都罩在下面。假又有保护伞,动不了它。中国普通百姓很善良,很胆小,大抵明哲保身,不愿自找麻烦,遭到报复。然而假不斗不行,否则人民将遭大的殃,国家也蒙羞,遭到无法弥补的损失。

今日中国,假已成顽疾。惟有举国上下,同心协力,高举真的旗帜,才能有效。大力提倡说真话做真事,众人不听媚言、不听谗言、远离小人、远离说假行假的人;务使假无处可施展其迷惑人心的伎俩,无处藏身。斗假必须持之以恒,慎防说假行假者东山再起,伺机反扑。高举真就是要人说真、行真、务真。首先要做真人,心真了,正了,话也就真,行动也就真,真人一脸正气。

我国川剧有一种绝活,演员能变脸,演员身披氅衣,登上舞台,中间一站,一声道白,提起氅衣一角,遮了面,一转脸,回过头来,出现另一张脸谱,再转,又出现另一张脸谱,台下掌声雷动,叹为观止。我曾琢磨过,几秒钟内怎能在同一个头上变出那么多的脸谱,百思找不到答案。现在听说别的剧种也有类似的变脸,可见不难。社会上会变脸谱的人可多了,一见领导立即站立,双手下垂,一脸媚笑,唯唯诺诺,伺机进些谗言。回到办公室,正襟危坐,不拘言笑,令人莫测其深奥。下属进来,加倍严肃,他就提高嗓门,启发教训,甚至厉声责斥。下班后和铁哥儿们相聚于茶馆、酒楼,豪言壮语,呼幺喝六。回家时,酩酊大醉,胡言乱语。

斗假难之一在于假者善变,不断在变,然而尽管善变,终会露出破绽。我们读《西游记》,主角是齐天大圣孙悟空,他擅长变,有七十二变的本领,但他也有弱点,没法变它的尾巴,无论变什么,尾巴难变,终于露出尾巴而惨遭失败。说假造假者,随时随地变换脸谱,变换花招,但他总要露出尾巴。他的尾巴是贪,或贪名、或贪利、或贪钱、或贪权、或贪色,总之必有贪心,或贪其一或全贪。斗假者从斗其贪下手,可斗倒它。

我们这个世界上的事物很古怪,摆列在我们面前,初看都极美丽,花枝招展,迷人心神,吸引我们去追求它们,我们心动了,扑上前去,它们却会后退,使我们不能立即得到,当我们苦苦追求时,它们让我们捕获它们;但一旦占有了它们时,它们忽地转过身来把我们紧紧地抓住,我们反而成为它们的猎物,被它们所奴役。庄子早已教导我们,必须“物物而不物于物”。这句话由七个字组成,其中四个都是“物”字,第一个“物”是主动词,第二个“物”字为宾词,庄子教导我们“应以主人的态度来用外界的物”;下面第三个“物”字为被动式,切不可被外界事物所奴役,而成为它们的“物”。大意是需要摆正位置,自己是主人,应主动,外界事物只为我们所用,不能让它们反为主人而把我们奴役。我很喜欢这句话,曾把它作为座右铭。

有人仍说斗假难,是难,但也并不太难,不可以其难而不斗,任其横行,任其恶势膨胀。举我们最近亲身经历的例子,就可知道,决心斗假,必能成功。上海申办世博会前,有人提出许多难处,说硬件没有问题,但软件极难,人民素质不高,能在短短几年中提高吗?环境污染,日趋严重,能改善吗?世博不是奥运,奥运只半个月十五天,世博六个月,184个日日夜夜,游客每天以数十万计,来自五湖四海,能保证不出半点差错吗?中国人民迎难而上,倾全国之力办世博,成功了,上海水也清天也蓝,一天有百万余人挤在世博园内,没有争吵打架,而是秩序井然,平安无事。全世界惊叹上海世博会空前、绝对成功。我深信只要上面下定决心,全国上下,万众一心,努力奋斗,花上几年时间,以愚公的精神,一定能搬走挡在我们面前,阻碍我们精神建设的说假做假的大山。

我们教友应高举“真”的旗帜,走在斗“假”的最前线。

 

“我是道路、真理、生命”

若望福音第14章第6

有人会问:“主教你长篇大论讲了‘奴’呀‘假’呀,又说:为了斗假,必须高举‘真’作为法宝等,我们认为‘真’很抽象,我们看不见它,也摸不着它,怎能把它作为利器以攻打‘假’呢?”

我们都是耶稣基督的信徒,我就用主的话来回答,主曾向伯多禄宗徒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自古以来我国人民追求真理。所谓百家争鸣,实际是各种学说,都说只有自己拥有真理。儒家追求的是“天人合一”,道家追求“与造物者游”,福音就是在求“真”。造物主天主知道单凭人本身的智力达不到全面认识真理的水平,就派遣其唯一圣子降临尘世,取了肉躯成为人,成为可见可接触的“真”。“真”显示自己,耶稣就是“真”的化身,就是“真”。耶稣不只是“真”,而且是引领我们走向“真”的路。只有追随子,附在子身上,走子的路,才能达到“真”。中国儒家提倡正心诚意、修身,简称修道。中国古人造“道”字,“道”这个字,从走,从首,其意就是需要走,才能达到生命之本、万有真原,把走和首合在一起,成为“道”字。《老子》一书五千字,讲的是道,但老子承认:“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恍兮惚兮”,实际是讲不清楚。子来了,“真”成为肉躯,居于人间。由我们瞻仰,子让我们认识祂、与祂结合,所以子又向罗马总督比拉多说:“我正是为真(理)作证而诞生,来到世界上,凡属真理的人听从我的话”(若18:37)。比拉多听了这话就问子:“什么是真理?”子正要回答他时,他却转身走开,可见他无心听道,也证明他不是属于真理的人。希望我们不与“真”擦肩而走,不听真理,不听从真理。

听从真理的人,必拿子的话付诸实行,子教训我们:“你的说话,应当是就说是,非就说非”。听从子的人绝对不能说谎。我们要管住自己的口舌,这儿恕我诵读我喜欢的圣雅各伯给全体教友的信第3章第112节:

我的弟兄们……凡在言语上不犯错误者,就是一个完人,他能控制整个身体。我们把笼头一放在马口里之后,就可随意驾驭马身,把它完全置于我们控制之下。再看一条船:不管它多大,即使在大风袭击下,只用一个小小的舵操纵,就可随着舵手的意思,朝着目的地驶去。同样,舌头虽是身体的一个小小的器官,却能自夸自大。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舌头也是火。在我们的肢体中它是一个邪恶的世界,它玷污全身;从地狱中取出火来,燃烧整个受造世界之轮。一切飞禽走兽、昆虫和水族皆可驯服,其实已被人类驯服;但是,竟无人能驯服舌头——它是永不静止的邪恶,充满着致死的毒汁。我们用舌头赞美主与父,也用它来诅咒天主按照自己的形象所造的人:赞美和诅咒同出一口。我的弟兄们,这是不合理的。从同一个泉源能涌出甘泉和苦水吗?我的弟兄,无花果树能结出橄榄,葡萄树能结出无花果吗?咸水能流出甜水吗?

雅各伯这段话实际是对耶稣教训的引申,耶稣在世时曾教诲说:“出自口的,发自内心,这才真使人污秽。因为恶念、凶杀、奸淫、邪淫、盗窃、妄证、毁谤都发自内心。”我们要我们的语言洁净,不污秽,必须使内心纯洁,内心纯洁,言语才纯洁,内心不纯洁,语言也必污秽。不说假话,不做假事,其基础是内心“真”。上面我写了我国用的单音字,往往需要增加一个字作补充。说清楚“真”应把真正、真实、真诚、真纯等联合一起想。总之我们效法耶稣,就得成为真人、完人、真人真言。真人心口合一,决不口是心非;真人一脸正气;真人一生纯洁,清澈透明,毫无诈骗。

我们不断瞻仰耶稣,默想耶稣的言行,我经常念小时学的一句短诵:“良善心谦之耶稣,求赐我心似尔圣心。”我努力学习耶稣的良善心谦,想到耶稣讲的“浪子回头”、“亡羊”等比喻时更感到了耶稣的可亲可爱。然而,我读到玛窦福音第二十三章时却感到不寒而栗,请你们翻开圣经再读耶稣如何痛斥法利塞人与经师的七段文字。每段开头说:“祸哉,你们经师和法利塞人,伪君子!”耶稣痛恨伪君子,即假善人。我经常默想这七段,对照自己,提高警惕,千万不能当伪君子、伪善人。然而我们神职人员,因为读了些神学、圣经学,会摘录一些法律、诫命,把它们压在普通教友的头上,叫他们跟我们走,而自己却另用几句话来开脱自己而不遵守,真容易成为伪君子、假善人。我提醒自己,自己先努力做真人,说真话,以后再要求于教友。

 

结束语

新年即将来到,我衷心祝贺诸位:

在未来的一年中,

生活更愉快些,不受物价“涨”的困扰,

生活更自主些,不为“被”而无奈,

生活更潇洒些,不为“钱”、“财”、“房”等之“奴”,

整个一年中我们将高举“真”的旗帜,效法耶稣并为“真”作证。

阿们!

+ 金鲁贤

20101214